七旬老人黄河峡谷荒山种树28载

七旬老人黄河峡谷荒山种树28载

admin 2021年8月18日

七旬老人黄河峡谷荒山种树28载

  中新网青海海东8月17日电 题:七旬老人黄河峡谷荒山种树28载

  作者 祁绣娟

  8月,记者来到黄河流经青海省的最后一道峡谷——禹王峡,放眼望去一片绿意。位于青海海东市民和县中川乡三川的禹王峡,因大禹传说和自然峡谷风光吸引众多游客徒步观光。

  正值烈日当头,禹王峡内的一处山坡上,72岁的马进才穿着中山装、布鞋,穿梭在林间浇水、巡护,用他的话说,“每天都要来看看‘老朋友’”。

  28年来,马进才坚持做着一件事:种树。

图为马进才用了28年的挑水扁担。 祁绣娟 摄

  辞去工作 种树守绿

  出生于中川乡峡口村坝子社的马进才,禹王峡便是他小时候常放牧的地方。“山下是黄河,但黄河水离山坡大约有1公里,水源上不去,很少有植被活下来。因为干旱,村民们给山坡起了个名字叫坝子旱台。”马进才回忆说。

  在1990年,马进才被选为村党支部书记。“从记事起,就听曾在这里当过水手的爷爷讲述禹王峡的传说。”马进才说,因传说,不少游客慕名而来,但他注意到,游客在欣赏美景时,却没有一处可以纳凉的地方。

图为马进才整理树枝。 祁绣娟 摄

  就是这个简单的想法,1994年,马进才从自家田地里挖出一株山杏树苗木种到禹王峡南岸山坡上,也是山上的第一棵树。

  在那个连架子车都稀缺的年代,马进才徒步到山下黄河挑水,走一趟要花费半小时。

  在悉心照料下,山杏树成活。“这可是一桶水一桶水浇大的哩。那时候工资大多是发粮食,自己还搞养殖,就想着全身心投入到种树上。”次年马进才辞去工作。

  “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,生活有保障,开始扩大养殖规模,有了一定收入。”马进才说,老伴,儿子到了空闲也常帮着挑水种树。

  如今,第一棵山杏树枝繁叶茂,成了禹王峡的祈愿树。而他一株一株种下的2000余颗树、一片红沙柳、百亩柠条……让曾是荒芜的禹王峡南岸山坡变得绿意浓浓。

图为马进才在禹王峡南种下的第一棵山杏树。 祁绣娟 摄

  四上四下“峭壁” 挑水浇树

  马进才靠几把铁锹,一个扁担,四个塑料水桶,挖树坑,栽树苗。

  一年、两年……种的树越来越多,自家田地里移出的苗木也不够用了。“看邻户门前放着苗木,就央求能不能给我。“马进才说,村民知道他在种树,都很热心,常送一些树苗。

  因气候原因,下不了几场雨,看着干旱裂开的地皮,马进才心想,“可不能浪费苗木。”

  “那时年轻,体力好,一次挑四桶水,四十斤重,但一桶水只能浇一棵树,每天来回挑四趟水是最基本的。”马进才说。

  没有上山路,加之山坡陡峭,摔倒,水桶滚下山是常有的事。“走的是羊走过压出来的路。有时为了避日头,早上五点起来去浇水。”马进才笑着说。

  浇完水,穿着的布鞋早已湿透。加上走的路程多,马进才的布鞋变成半年一换。

图为马进才在禹王峡种树的区域。 祁绣娟 摄

  旧衣服缠树 牛粪当化肥

  看着荒山坡“冒”出点点新绿,马进才又种了榆树、国槐、刺槐等。

  “每次种20余株,这样能保证每颗树的水源。”马进才说,树都是带土球的,基本都能成活。

  村里的村户大多都养羊,冬天,羊吃的食物少,就跑到山上啃树皮,让十分爱惜树的马进才头疼不已。为了解决,马进才收集旧衣服缠在树上。

  “衣服不够用,就和着牛粪,有时黄河边飘来旧衣物,就捡起来用。”马进才说,缠到每一棵树上,到春天取下来,来年在用。

  那时,化肥是稀缺物,为让树苗长得更有劲头,马进才在山里捡拾牛粪埋在根里,不够了又跑到村里去捡牛粪。

  经过二十几年的精心培育,荒芜的山头被绿意包围,一棵棵小树长成大树,“看见树苗发芽,看着游客在我种的树下纳凉,就高兴。”马进才的骄傲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直到后来,民和县三川黄河水利风景区动工建设,工人们陆续在荒坡上种下了上百亩丁香等树木花草,并实施提灌工程。马进才结束了从黄河边挑水的日子。

  看着眼前的禹王峡,马进才说:“种在深山处的树还没有绿起来,能看到满山的树绿起来是我第一个愿望,第二个愿望是希望更多的游客来到禹王峡。”(完)

责编:海闻

��黄河水利风景区动工建设,工人们陆续在荒坡上种下了上百亩丁香等树木花草,并实施提灌工程。马进才结束了从黄河边挑水的日子。

  看着眼前的禹王峡,马进才说:“种在深山处的树还没有绿起来,能看到满山的树绿起来是我第一个愿望,第二个愿望是希望更多的游客来到禹王峡。”(完)

【编辑:黄钰涵】